驻韩美军公开大量朝鲜战争高清晰照片

  • baos
  • 2018 年 1 月 18 日
  • 资讯
  • 驻韩美军公开大量朝鲜战争高清晰照片已关闭评论

美军摄影师在朝鲜战争期间拍摄的照片和录像日前被美国军方通过互联网对外公开,其中内容有美军溃退,梦露劳军等。
韩国《朝鲜日报》援引美国军事专刊《星条旗报》(Stars and Stripes)6日报道说,驻韩美军基地管理司令部(IMCOM-K)从美国国防部资料室得到了与朝鲜战争有关的40多盘录像带和150张照片,经制作后上传到了网站中。

一个饱受战争摧残的南朝鲜女孩,背着她的弟弟,正吃力力的走过一辆停着的M-26坦克。

在釜山的联合国军墓地 ,一个南朝鲜小女孩在一个美国士兵的墓地前献花。旁边是持枪守卫的一等兵,Chester Painter和下士,Harry May。(1951年4月9日,陆军下士,AlexKlein.)

被美国海军陆战队在山脚下击败的北朝鲜俘虏排成一列,穿越一片水稻田。1950年。(海军陆战队)

朝鲜的妇女和孩子们,正从汉城的一堆碎石砖瓦中,找一些可用作柴火的东西。(1950年11月1日,陆军上尉F. L. Scheiber.)

从密苏里号16-inche齐射至韩国Chong Jin,努力要切断北韩的通讯. Chong Jin离中国边界只有39英里. 1950年10月21日 (海军)

当一部分朝鲜人登上登陆舰准备逃离兴南港时,还有一些难民忙着从牛车上搬下大包小包的行李,把它们往一只渔船上塞。1950年12月19日。(海军)

韩国水原南部,一座大桥与朝鲜共军的坦克残骸。空军击中了位于桥上的坦克并将其摧毁。1950年10月7日,Marks(陆军)

跨越三八线—联合国军队从北朝鲜首都平壤撤军,他们再次跨越三八线1950. (USIA)

美国海军队员正在看守三个被捕北朝鲜人质,ca.1950年,W. M. Compton中士。(海军陆战队)

美国军队在码头下船后的景象,1950年8月6日,韩国某地。中士Dunlap摄(陆军)

美国总统杜鲁门在白宫的书桌前签署公告,宣布全国紧急。1950年12月16日。Acme摄(美国政府USIA项目)

密苏里号在Huangnam发射16-inch 炮弹至敌人防线.图为16-inch 3-gun正在齐射至共产主义. 1950年12月26日 (海军)

面对这积雪覆盖的海军陆战队员的尸体,一个受伤的牧师正在念追思词。(1950年12月3日,朝鲜,Koto-日,海军陆战队下士,W. T. Wolfe.)

士兵安慰着一个悲痛欲绝的美国步兵,他的好朋友在一次行动中遇难。照片以一位有条不紊的填写伤亡者标签的陆军医护兵为背景。 韩国Haktong-ni地区。 1950年8月28日 Al Chang旅长 (陆军)

为了能撤离兴南港,北朝鲜难民把能浮得起来的东西全用上了。照片上他们正蜂拥在南朝鲜登陆舰的甲板以及许多渔船上。1950年12月19日。(陆军)

眼前的是:在汉城,因战争而破坏的房屋的断壁残垣。在背后右侧的是国会大厦。(1950年10月18日,陆军一级士官Cecil Riley.)

一个朝鲜家庭正在为他们被屠杀的父亲哀悼,这位父亲是被朝鲜一手制造的全州大屠杀中的一位遇难者。(1950年9月27日,陆军.中士,E. T.Tarr)

一个南朝鲜小女孩坐在无人的街道上,此前美国海军第一陆战队和南朝鲜海军陆战队开进了仁川市,双方在这里并肩打击北朝鲜军队。1950年9月16日,海军陆战队一等兵 Ronald L.Hancock。(陆军)

一辆美军坦克跟随一列战俘驶过街道。1950年9月26日,John Babyak, Jr.中士。(海军陆战队)

一名士兵倒在通往Maeson Dong的道路上,头盔被子弹穿了个洞。(1950年9月2日,Turnbull中士)

一位上了年纪的朝鲜妇女正试图从汉城的一片废墟里找出点有用的东西。(1950年11月1日,陆军上尉C. W. Huff.)

在朝鲜,咸兴的师属墓地里,举行追思礼拜的第一海军师的战士们正在对那些死去的兄弟表示敬意。接着该师从长津湖的包围圈中突围。(1950年12月13日,海军陆战队下士Uthe)

在朝鲜兴南市,在G产党猛攻下,补给和装备也在撤离中。1950年12月11号.一等兵Emerich M. Chris.摄(陆军)

在浦项,韩国的武装警察们正在一幢被摧毁的房屋前留影。很多窝藏过红色军人的房子已被摧毁了。(1950年,10月11日,海军)

在浦项,韩国的武装警察们正在一幢被摧毁的房屋前留影。很多窝藏过红色军人的房子已被摧毁了。(1950年,10月11日,海军)

在兴南举行的第一海军师的追思礼拜上,harles Price下士,在那些倒下的海军陆战队员的墓地上吹起了丧葬号音。紧接着该师英雄般地从长津湖的包围圈中突围。(1950年12月13日,海军陆战队下士,W. T. Wolfe.)

这是一架大型运输机的残骸,它停在Kimpo机场时,北朝鲜军队袭击了这里。现在友军又占领了这里,它又重新回到我们手上了。(1950年9月18日,海军陆战队中士Frank C. Kerr.)

朝鲜,板门店,双方军事停火谈判之处。一方是在朝鲜作战的共产主义力量的代表人,另一方是联合国军队的代表人。(1951年11月1日,陆军上校Edward W.Plummer.)

朝鲜汉城郊区的建筑一瞥,他们都被严重地破坏于炮击和空袭。(1951年8月20日,G. Dimitri Boria 陆军.)

朝鲜战场的前线中心,海军第一分队的士兵们在战斗中俘虏了中共士兵。1951年3月2日,横城,海军陆战队一等兵 C.T. Wehner. (海军陆战队)

东海岸港口受到来自空军第5支队B-26 Invader Light bombers(轰炸机名称)的轰炸, 极其重要的供应仓库和码头设施受到重量极的破坏. Wonsan,北韩. Ca. 1951,空军. (USIA)

联合国驻釜山战俘营,战俘们被集中到了其中一个集中营里。这里共同关押着朝中两国的共军俘虏。1951年4月,Gahn, 美国国务院 (美国新闻署)

美国代表Warren Austin在联合国安理会拿着1950年7月美军缴获的1950年苏制冲锋枪。他指控苏联向北朝鲜人提供武器。1951年9月纽约州成功湖。INP摄(美国政府USIA项目)

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小James Murray上校和被朝鲜共产党的长春山上校,正在签字。图下方的地图显示了在板门店停火期间,南北的停战分界线。(1951年10月11日,F. Kazukaitis 海军)

三名朝鲜共军分子在捕鱼船上被美国军舰曼彻斯特号俘虏。1951年5月10日(海军)

向南长途跋涉:在江陵外的雪地里似乎永无尽头的朝鲜难民步履维艰,也阻挡了韩国第一军团的撤退。 1951年1月8日 华特·凯姆斯下士(陆军)

一名韩国军队的士兵在韩国文山镍一个因战争摧毁的屋里吃着日本制造给韩国部队的中饭。 1951年7月17日 G. Dimitri Boria (陆军)

在釜山的联合国军墓地 ,一个南朝鲜小女孩在一个美国士兵的墓地前献花。旁边是持枪守卫的一等兵,Chester Painter和下士,Harry May。(1951年4月9日,陆军下士,AlexKlein.)

尽管在他们活动室墙上有3000多贴图(包括200多张梦露的),这些‘魔鬼猫’中队的人还想找更多。1952年10月28号。Curt Giese中士摄.(海军陆战队)

在美国劳军联合军营演出中露面的电影演员玛丽莲梦露在美国第三步兵团营区演出后为摄影爱好者摆pose,并说,“任何事情都会发生。” 1954年2月17日 威尔斯曼下士 (陆军)

Lt. R. P. Yeatman, 来自USS Bon Homme Richard, 正在快速飞行并轰炸韩国桥梁. 1952年11月. (海军)

韩国板门店,在“大转折”行动中被俘的战俘遣返。共军战俘们扯下他们的衣服,扔了一路。一些衣服正在燃烧。1953年8月12日,Larsen.(海军)

联合国记者在即将签署停战协议的建筑内。(1953年7月23日,朝鲜,板门店,Weber 海军)

玛丽莲梦露为第一陆战师的大约13000名官兵演唱几首歌曲。第一陆战团是梦露小姐韩国军事单位巡回慰问演出其中的一站。 1954年2月16日 克莱普林下士 (海军陆战队)

南朝鲜青年抗议签署停战协定。1953年6月。摄影师:Michael Rougier

遣返战俘的家人们在欢呼和挥手,当纳尔逊将军号停泊在梅森堡时。(1953年8月23日,加利福尼亚,一等兵,Brink 陆军)
看更多高价值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