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w!全是山

  • baos
  • 2018 年 1 月 25 日
  • 资讯
  • Wow!全是山已关闭评论

本文由
一汽-大众 C-TREK蔚领
特约制作
所有署名摄影师作品
均由著作权人授权发表
我们翻越天山南北、
我们
奔向喜马拉雅
我们游弋南海岛礁、
我们驰骋内蒙戈壁
有史以来
中国人从未像今天这般
可以如此大跨度地饱览祖国河山
这是一个追逐美景的黄金时代
然而若论中国极致风光最密集之处
也许不是天山,
不是喜马拉雅
也并非南海、内蒙
而是位于中国西南部、青藏高原东缘的
横断山脉
(制图@Anton Balazh/123RF,标注@星球研究所)


它是中国人最晚认知的大型山脉
直到1900-1901年
清末地理学家
邹代钧
才在一份地理讲义中首次提到它的名字(语出自《京师大学堂中国地理讲义》,这是目前发现的最早出现横断山脉一词的书面材料;
京师大学堂为北京大学的前身)

“阿尔泰山系与希马剌亚山系间之高原······有大沙积石山,迤南为岷山,为雪岭,为云岭,皆成自北而南之山脉,是谓横断山脉”
然而100年风流云转
时至今日,我们依然对它相当陌生
你也许听闻过
大理、丽江、香格里拉、稻城亚丁的大名
游览过
九寨沟、黄龙、泸沽湖的绝美
见识过
贡嘎、梅里、四姑娘山、玉龙雪山的圣洁
向往过
怒江、澜沧江、金沙江
三江并流的壮丽
但你根本不会意识到
这些炙手可热的人间胜地
都是“横断家族”的一员
(横断山脉主要景观分布图;横断山脉范围有不同定义,本文主要依据
李炳元《横断山脉范围探讨》,
大理和丽江仅部分区域属于横断山脉范围;制图@风沉郁/星球研究所,底图源自@Google)


更不用提三条中国最知名的景观大道
318国道、317国道、214国道纵穿而过
它们在横断山脉
的任
意一处途经点
都有可能让东部一个5A景区自愧不如
(横断山脉景观大道分布图,制图@风沉郁/星球研究所,底图源自@Google)


这块面积仅有36万平方千米的区域
为何会聚集
如此众多的美景


造山
6500万年前
印度板块自南向北与亚欧板块猛烈碰撞
青藏高原剧烈抬升
并向东西两端释放压力
在东端,它遭到扬子板块的顽强抵抗
短兵相接之处,大地互相挤压、紧缩
形成大规模的褶皱与断裂
(1.4亿年前至今的板块运动示意图,右侧区域表现了印度板块与欧亚板块的碰撞;碰撞时间仍有争议;原视频制作@Christopher Scotese)


这些褶皱
便是今天横断山脉地区
一系列南北走向山脉的雏形
它们在700千米宽的范围内共有七列
统称
横断七脉
包括伯舒拉岭-高黎贡山、他念他翁山-怒山
宁静山(芒康山)-云岭、沙鲁里山
大雪山、邛崃山、岷山
其主脊线平均间距只有约100千米
山连山、山接山
摩肩接踵、紧凑之极(横断七脉分布图,也有人据此提出横断山脉应称为横断山系,是众多山脉的集合;制图@风沉郁/星球研究所
,底图源自@Google)


以居于七脉中央的
沙鲁里山脉
为例
它是横断山脉中最为宽大者
从空中放眼望去,几乎全是山

如一支密不透风的雪山大军
著名的雀儿山、格聂山
、海子山
以及
玉龙雪山、哈巴雪山皆位列其中(请将手机横屏观看,沙鲁里山脉中段群山,摄影师@姜曦)


沙鲁里山脉以东的
大雪山脉
许多山峰海拔都超过6000米
是横断七脉中海拔最高的一脉
最高峰贡嘎山海拔7556米
同时也是整个横断山脉的王者(大雪山脉贡嘎山周围群峰,远处最高者为贡嘎,摄影师@姜曦)


随着海拔上升
高山上
发育出巨大的冰川
在冰川不断退化的今天
横断山脉地区的冰川数量仍多达1961条
总面积超过1300平方千米
相当于200多个西湖
包括著名

海螺沟冰川(海螺沟冰川,位于贡嘎山,参照左下方的缆车设施,可以看出冰川的巨大规模;冰川数据源自第二次冰川编目;摄影师@姜曦)


明永冰川(位于卡瓦格博;从山下的公路上观看,明永冰川倾泻而下,冰舌末端直抵森林,摄影师@高承)


雀儿山的冰川则十分张扬
它面积超过80平方千米
行走其上有如极地穿越(雀儿山冰川,注意左下方的登山队伍,摄影师@张佰强)


一道冰河切穿
冰面
水流湍急、冰冷刺骨
令人难以跨越(雀儿山的冰川,摄影师@高承)


如此众多的冰川
持续剥蚀山体(冰川对地形地貌改造示意图,请点击放大查看;制图@Stephen Marshak,星球研究所修订并增加中文标注)


再加上重力、风化等作用
群峰
被塑造得愈发
尖削峥嵘、引人瞩目(请将手机横屏观看,贡嘎群峰,最高者为贡嘎,拍摄于雅哈垭口,摄影师@张强)


许多今天声名赫赫的山峰就此成形
包括
贡嘎(从那玛峰拍摄的贡嘎,摄影师@李珩)



四姑娘山(幺妹峰东壁,摄影师@大川健三)


梅里雪山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现在人们常称的梅里雪山,实际应为太子雪山,最高峰为卡瓦格博;摄影师@蔡凌鹄)


玉龙雪山(玉龙雪山,摄影师@罗铭)


雅拉雪山(藏区著名的神山之一,摄影师@曾诚宇)


央迈勇(亚丁三神山之一,摄影师@姜曦)


夏诺多吉(亚丁三神山之一,摄影师@姜曦)


就连那些不太知名的“配角”
也同样精彩纷呈
例如太子十三峰之一的
缅茨姆峰(摄影师@山风)


处于四姑娘山幺妹峰光环之下的
婆缪峰(摄影师@严磊)


还有令人莞尔的
兔儿山(摄影师@仇梦晗)


不仅山形出众
借助冰川融水形成的上千个高山湖泊
横断山脉还是中国各大山脉之中
观赏雪山倒影的最佳地带
例如四姑娘山的
八角棚海子(幺妹峰,拍摄于八角棚海子,摄影师@苏铁)


贡嘎山的
冷噶错(贡嘎,拍摄于冷噶错,摄影师@伊伦迪尔)



里索海(请将手机横屏观看,贡嘎,拍摄于里索海,摄影师@伊伦迪尔)


在亚丁的
波用错
央迈勇倒映湖中,一尘不染
堪称世界上最纯净的画面(当地人对波用错的发音更接近于BoYu,山峰为央迈勇,摄影师@沈云遥)


尤其夏诺多吉、央迈勇、仙乃日
三神山同框出镜,
令人如痴如醉(请将手机横屏观看,从左至右依次是夏诺多吉、央迈勇、仙乃日,摄影师@沈云遥)



营水
如果仅仅是数不尽的雪峰
那么横断山脉的风光将与
青藏高原腹地无异
不过是更加密集而已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因为流水的力量开始显现
从印度洋来的西南季风
与从太平洋来的东亚季风被
横断山脉
拦截
高山之中云雾蒸腾(牛背山,以云海著称,摄影师@高承)


大地之上降水增加(红原大草原的积雨云,摄影师@樊哲)


加之上游来水、地下水等共同作用
横断山脉的北部形成了大面积的沼泽
即著名的
若尔盖湿地(若尔盖,摄影师@姜曦)


在碳酸盐岩众多的山地
流水将岩石中的钙质溶解
不断在沿途沉积,形成钙华
钙华层层堆叠有如梯田
于是,云南香格里拉的
白水台
诞生了(香格里拉白水台,摄影师@罗铭)



更为出众的则是
黄龙、九寨沟
钙华景观遍布数条沟谷

声名远播,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黄龙,摄影师@李珩)


根据生长在表面的微生物群落的不同
钙华会呈现出不同的颜色
搭配上周围植物的缤纷色彩
可以幻化出一个极为绚烂的世界
(九寨沟五花海,摄影师@曾勇前)


山间断陷的盆地
也被流水充盈
一个面积约50平方千米的
湖泊
泸沽湖
呈现在世人面前
它最大水深超过100米
同时也是中国透明度最高的湖泊之一(请将手机横屏观看,摄影师@杨中华)


与此同时
更大量级的流水
沿着横断七脉之间的谷地流淌
逐渐形成了六条大江
包括怒江、澜沧江、金沙江
以及雅砻江(砻音lóng)、大渡河、岷江
我们将其统称为
横断六江(横断六江分布图,制图@风沉郁/星球研究所,底图源自@Google)


其中
怒江
穿行于
伯舒拉岭-高黎贡山、他念他翁山-怒山之间
从西藏察隅县的察瓦龙
到云南怒江傈僳族(音lìsù)自治州首府六库
约300千米的河道
被海拔4000-5000米的高山夹峙
谷底与山巅高差可达2000-3000米
是为
怒江大峡谷(怒江丙中洛段,摄影师@张伊华)


峡谷内河床宽度最窄处仅数十米
汹涌的江水怒吼咆哮而过、
声震山谷
怒江也因此得名(怒江大峡谷,摄影师@在远方的阿伦)


论高差
与怒江间隔
他念他翁山-怒山相望

澜沧江
有过之而无不及
云南德钦县境内的澜沧江大峡谷
江面海拔约2000米
右岸扎拉雀尼峰海拔5460米
左岸云南第一高峰卡瓦格博更是高达6740米
峡谷最大高差超过4700米
相当于世界第一高楼哈利法塔的近6倍(请将手机横屏观看,澜沧江,摄影师@龚强)


两岸山高谷深、岩石壁立
仿佛随时都会跌落进湍急的江水之中(澜沧江大峡谷,摄影师@胡澍)


横断山脉南北走向的山势
迫使河流只能沿着山体向南流淌
最终流出国境
怒江成为缅甸的重要河流
澜沧江则发
展为东南亚的母亲河
湄公河
横断六江中的两个已经就范
另外四个仍会“听天由命”吗?
果真如此
中国的江河格局将发生重大改变
我们的母亲河
长江
也不会是今天这般的规模
扭转乾坤的重担落到了
横断六江中水量最大的
金沙江
身上(金沙江,摄影师@阿杜)


金沙江
自进入横断山区后
也被山脉“挟持”
它与怒江、澜沧江平行南流
中间相隔两条山脉
最窄处三江两山仅约70千米
这便是著名的
三江并流(图中绿色虚线内,制图@风沉郁/星球研究所,底图源自@Google)


1.7万年前
云南丽江石鼓镇附近的山体被古长江切穿
金沙江就此
摆脱了横断山脉的控制
调头北上
并形成了一个
Ω形的奇特转弯
是为
长江第一弯(上述理论在学界称为“袭夺说”,目前尚存在争议;下图为长江第一弯,摄影师@罗铭)


之后的金沙江声势更加雄壮

无惧各种巨石的阻挡
冲过12千米长的虎跳峡
汹涌澎湃,声回数里(虎跳峡,摄影师@阿杜)


沿途还
接纳横断六江的另外三条
雅砻江(甘孜县城外的雅砻江,摄影师@姜曦)


以及
岷江、大渡河(岷江与大渡河汇合后仍称岷江,之后再汇入长江;下图为大渡河泸定段,摄影师@曹铁)


最终
横断山脉地区
七脉六江
的格局正式形成(七脉六江分布图,制图@风沉郁/星球研究所,底图源自@Google)



横断东西
七脉六江,
高山深谷平行相间
这是地球上最壮观、最密集的高山峡谷区(雅砻江八衣绒乡段,摄影师@7556米)


南北走向的高山、
汹涌难渡的江河
形成了天然的阻隔
横断东西交通(怒江丙中洛段,摄影师@张伊华)


1863年
太平天国将领石达开
欲渡过大渡河进入横断山脉
却因河水暴涨,全军覆没
1935年
红军强渡大渡河成功,并夺取泸定桥
之后历经数月
翻越二郎山、夹金山
穿过红原、若尔盖的沼泽湿地
在付出惨重代价后才得以走出横断山脉(大渡河安顺场,石达开与红军曾分别在此渡河,摄影师@姜曦)


不过
交通的阻碍也使得这里
保留了相对原始的生态
这里是世界上垂直自然带最丰富的地区
从山地森林到高山灌丛
再到
亚冰雪带的高寒荒漠(白马雪山,摄影师@姚璐)


云杉林、铁杉林、冷杉林、柏木林
在不同海拔高度上各得其所(仙乃日与亚丁村的植被,摄影师@毛峰)


动物种类的丰富更加引人瞩目
1869年法国传教士谭卫道
在横断山脉发现了
大熊猫
这种“呆萌”的生物迅速引发了世界的好奇
近代大批动物学家、捕猎者专门为此来到中国
这种好奇直到今天依然高涨不消(摄影师@唐侨)


1890年
西方人在横断山脉捕获了
滇金丝猴
它们栖息于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山暗针叶林带
是世界上栖息海拔最高的灵长类动物之一(云南香格里拉的一只滇金丝猴幼猴正在觅食松萝,这种地衣植物是他们最喜爱的食物;图片源自@图虫创意)


新的物种仍不断被发现
2017年中国科学家确认横断山脉再次发现新物种
天行长臂猿
它是中国科学家命名的唯一一种类人猿
国内的种群数量不足200只(拍摄于云南高黎贡山自然公园,这只未成年的雄猿正处在最活泼顽皮的年纪,在树间它留下了一个跃动的身影,摄影师@邹滔)


其他各种种类的动物也同样精彩
例如小熊猫(小熊猫,摄影师@姜曦)


白唇鹿(白唇鹿,拍摄于道孚县,摄影师@张强)


岩羊
(稻城亚丁的岩羊,摄影师@陈曦)


藏狐
(拍摄于澜沧江流域,小藏狐们正在洞外嬉戏玩耍,等待着母亲觅食归来,摄影师@邹滔)


黄鼬(黄鼬,拍摄于贡嘎山下的子梅村,摄影师@邹滔)


黑啄木鸟(拍摄于四川雅江格西沟自然保护区,摄影师行走在森林里,忽然听到巨大的叫声,一只乌鸦般大小的鸟影钻进高大的云杉枝丛里,用长焦镜头拉近观察,才发现原来是它;摄影师@邹滔)


另一方面
横断山脉横断了东西
却也同时开启了南北沟通的孔道
6000年前
黄河流域的一支古人
沿着温暖湿润的横断山脉河谷不断南迁
在之后的演化中慢慢形成了
包括藏族、彝族在内的多个族群聚居区
社会学家费孝通将它称为
藏彝走廊
雪山之下
藏族
建立起寺院(雅拉神山塔公寺,摄影师@罗铭)


举行盛大的佛事活动(亚青寺,听活佛讲经的僧众,摄影师@姜曦)


并用坚固的碉楼,
保卫家园(甲居藏寨碉楼,此处为新建建筑,摄影师@李毅恒)


苍山下的
白族
营建出精致的城市
用高耸的佛塔祈求福报(大理崇圣寺三塔及苍山,摄影师@阿杜)


纳西族遥望着玉龙雪山
筑造起宏大的土司衙署(丽江木府与玉龙雪山,摄影师@文军)


弱小的独龙族为
防止外族抢掠
兴起女性纹面之风,留存至今(请注意,下图可能会引发不适;纹面原因有多种,为防止外族抢人只是其中之一;摄影师@沈云遥)



横断变通途
群山密布、江河纵横
物种丰富、民族多样
这便是伟大的横断山脉
今天
横断山脉交通不便的状况已经大为改观
我们的公路穿越沟谷(从雅拉雪山观景台远眺,一条矿山公路与牦牛河相伴而行,摄影师@许先强)


翻越山岭(雪宝顶附近的公路,摄影师@罗铭)


请在欣赏她的同时,努力
保护好她
因为她是中国极致风光最丰富的山脉(贡嘎,拍摄于里索海,摄影师@南卡)


除了中国极致风光最密集之处
横断山脉大概也是最符合
“诗与远方”这一描述的地方
壮丽而又丰富多彩的自然景观
描绘着人们心中的“香格里拉”
流连过太多的风景
却偶尔让我们忘记总有另一条路
通向最终要回归的家乡(图片由一汽-大众C-TREK蔚领品牌提供)


寒来暑往,年关将至
C-TREK蔚领
载着在外打拼的游子
打包好一年的酸甜苦辣
开上了回家的路
路再远,山再高
阻不断归乡的路与心
只为团圆,只为忘不掉的家乡味
回家是大众都要走的路
每条回家的路都有大众陪伴
无论是跨越高山峡谷还是山川河流
C-TREK蔚领
伴你回家(图片由一汽-大众C-TREK蔚领品牌提供,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P.S.
本文主要参考文献包括:李炳元《横断山区地貌区划》《横断山脉范围探讨》、张立汉《中国山河全书》、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队《横断山区自然地理》、吕儒仁等《青藏高原地表过程与地质构造基础》、石硕《藏彝走廊:文明起源与民族源流》